英格兰国家足球博物馆馆长:巴西人的科学训练

  巴西足球成功的秘诀,大部分人的理解是因为他们与众不同的惊人天赋。这当然是谬论的。巴西在历史上不断涌现出了令世人惊叹的天才球员,比如贝利。但其它国家也不乏天才球员。桑巴军团赢得五次世界杯冠军靠的可不只是天赋。他们依仗的的是艰苦的训练,准备工作,最关键的,是对科学的应用 - 这早早领先于欧洲大陆。

  巴西足球的成功要归功于1974至1998年担任国际足联主席的若奥阿维兰热先生。阿维兰热作为长子,出生于一个在20世纪初定居在里约的比利时富有移民家庭,他从小的愿望是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然而他的家庭背景并不允许他这样做 - 体育对于富人来说永远是业余爱好。阿维兰热随后热衷于游泳并于1936年为巴西征战柏林奥运会,1952年他再次代表祖国参加赫尔辛基奥运会,这次他参加的是水球赛事。退役后阿维兰热进入体育管理局工作并于1958年当选巴西体育协会主席,当时的巴西足球和国家队就隶属于巴西体协。他于1973年离任,这时的巴西足球队已经三次荣膺世界杯桂冠。

  实际上巴西队的前五次世界杯征程均以失败告终。特别是在1950年的那一次失败,至今仍能令五星巴西的球迷感到痛楚 - 他们在巴西本土作战,在马拉卡纳球场20万球迷的注视下,意外负于乌拉圭队与冠军失之交臂。史称“马拉卡纳惨案”。1954年世界杯,缺乏纪律的巴西队又在八分之一决赛中以2:4负于当时世界最强大的匈牙利队,比赛中两名巴西球员被罚出场外。实际上,也没有人寄希望于那支巴西队在瑞士夺冠 - 历史上的前五届世界杯,没有国家能做到在自己本土以外的大洲夺冠。然而焦躁的巴西人急需胜利来抹平1950年马拉卡纳的伤疤。

  阿维兰热对足球战术并不擅长,但他的组织才华无人能及。在当时,世界各国对于参加世界杯都缺乏完善的准备措施,这在前几届世界杯赛上都有体现。而1958年巴西队对瑞典世界杯的准备工作却堪称完美教科书。他们在世界杯前夕就制定好了训练日程,除球员和教练之外,一个由助理教练,医生,牙医和心理辅导师组成的后勤团队也随队抵达瑞典。巴西队请求下榻酒店将女性员工全部换成男性,从而避免因此分神。甚至在决赛与东道主瑞典队交手之前,巴西足协对瑞典拉拉队表达了不满,这也导致拉拉队从世界杯赛场消失。最终巴西人在17岁射手贝利帽子戏法的鼓舞下,5:2大胜瑞典成为历史上第一支在本国以外大陆夺冠的世界杯冠军的国家。

  同样的科学手段,结合天赋异禀的球员使得巴西队在1962年世界杯上再度问鼎。相比之下,当时英格兰队的赛事准备工作则显得过于稚嫩。球队阵容的敲定是由一个甄选小组完成, 而非主帅沃尔特温特伯图姆;一位英格兰妇女负责在智利为球队做家乡饭菜。

  1966年世界杯赛场上,英格兰的裁判没有对贝利进行任何保护措施,导致其因伤告别了这届比赛。痛定思痛的阿维兰热对球队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的备战工作变得更加细致入孔。球队在开赛前三个月开始集结。其训练体系运用了当时美国宇航局开发的最新技术,其中就包括高度适应性训练。1970年巴西再度夺魁,其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拥有最好的场上十一人,而是因为他们无懈可击的备战工作。

  在帮助巴西队三度登上世界之巅后,阿维兰热在1974年与英格兰人斯坦利劳斯爵士展开了世界足联主席的竞选角逐。通过精心的备选,阿维兰热最终胜出。巴西人细致的备战再次战胜了英格兰人骄傲的“业余主义”。阿维兰热细致入孔的计划能力和科学方法的合理运用,不仅帮助巴西国家队三夺世界冠军,同时也使得自己获得了世界足联三十年的掌控权。

  凯文摩尔博士作为英格兰国家足球博物馆馆长长达20年的时间,2001年在英国普雷斯顿市创建了最早期的博物馆,2012年,一座全新的国家足球博物馆在曼彻斯特落成。

  被视为世界足球历史上最权威的专家之一,2015年摩尔博士在曼彻斯特接待了习大大的访问,并且受到鼓励要大力开展“足球文化交流”。

标签: 巴西队

添加新评论